较前一天新增145例 墨西哥累计确诊病例逼近1千例


樊瑞说,“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,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,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。这对我来说,也非常有意义。”樊瑞介绍,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,在接种疫苗前,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。“疫苗能够面世,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,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,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。”

当日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2例,其中:

美国1例(福州市报告);

3月22日,隔离后的第4天,樊瑞发布了第一条微博,此后他不定期在微博上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情。3月28日,他写道“作为一个定居武汉的江苏人,有一种安排叫做缘,我能参与此次临床研究,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!”微博配图里有一张接种日记卡,卡片的落款上署着江苏省疾控中心与湖北省疾控中心制。

http://zkres.myzaker.com/img_upload/cms/ck/img/10169/2020/03/29/1585461660.jpg/enpproperty-->

樊瑞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都在江苏老家生活。接种两天后,他才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“当时比较急,我就没想起来。”两天后,得知此事的父母非常担心。在耐心和家人沟通后,樊瑞的父母渐渐接受了,“我们现在每天都视频。”

3月29日,是樊瑞在隔离点的第11天。在这里隔离期满14天后,还要居家隔离14天。

樊瑞是江苏泰州人,在武汉工作。原本,他订好了大年初一回家的机票,不料1月23日武汉封城,樊瑞回不去了。2月初开始,他做起了志愿者,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,帮助来武汉驰援的专家们运送生活物资,“看到哪里有需求我就会过去”。

住进隔离点的第一天,他期待着窗外的鸽子“转角遇到爱”;他为能吃到热干面感到开心,“虽然有点干,但这是封城之后第一次吃”;他还特意带了一把吉他,每天10点左右,开始对着手机学习。另外还要远程办公,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3月26日消息,美国26日宣布将对伊朗5个实体以及15名相关个人进行制裁,因为美方认为这些实体和个人从事恐怖主义行为,违反美国政府通过的13224号行政命令。